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正文

美的赞歌:《奥林匹亚》《纪录电影导演研究》经典电影

时间2020-09-14 来源:盛大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奥林匹亚》记录了1936年在德国首都柏林举办的第11届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重点表现了打破世界纪录和奥运会纪录的赛事项目,同时亦展示了各种非常规运动项目的魅力,独特的视角、艺术化的镜头语言和充满灵性的剪辑手法使这部影片呈现出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

在《奥林匹亚》的片首里有如下的字幕:献给奥运会的缔造者皮埃尔顾拜旦。献给世界青年。同样,在里芬斯塔尔的提议下,《奥林匹亚》于1938年4月20日希特勒生日这一天首映,里芬斯塔尔以这部影片作为庆祝希特勒49岁生日的贺礼献给他。这似乎预示了这部电影在历史中面临的尴尬:一方面,其对运动的非凡表现力让人叹为观止,至今仍被誉为运动电影的圣经;另一方面,影片与希特勒和纳粹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人们无法谅解从电影中解读出的政治宣传意图。本文将放弃对后者的讨论,着重分析它作为一部史诗性的运动纪录片蕴涵的价值。

2.2.1结构
2.2.1.1循序渐进的整体结构

第11届柏林奥运会从1936年8月1日开始,直至16日结束,来自世界49个国家的3963名运动员参加了129个小项目的比赛。如何将那些最重要的赛事和最精彩的段落组合成一部完整统一的电影?如何通过运动竞赛体现奥林匹克运动会和平与友谊的精神主旨?里芬斯塔尔通过艺术构思在结构上实现了这一目的

影片在内容安排上独具匠心。上集主要是常规的田径运动项目,导演在剪辑时突出了比赛的紧张对抗。下集里不断出现新的观赏性强的项目,激烈的解说减少了,轻松诙谐的音乐不时响起,这种安排符合观众的观赏情绪。纵观全片,影片的表达仍然遵循循序渐进的原则,这恰恰与“更快更高、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完美结合起来。这种渐进有几个层次:(1)由短跑到长跑,强度逐增。100米—800米—1500米—42公里马拉松比赛;(2)由物体的运动到人自身的运动,自由度逐增。铁饼、铅球、标枪还只是物体的运动,跳远、跳高、撑竿跳这些项目中,人自身的运动幅度越来越大,到最后跳水运动员在里芬斯塔尔的镜头里已经可以自由地飞翔。(3)上集重点表现体育运动的竞技性,以马拉松项目作结尾赞美运动员的顽强意志,肯定人对自身的挑战,最后,在跳水段落中紧张对抗的情绪升华为对运动之美、人体之美、自由之美的颂扬。

2.2.1.2波浪式推进的局部结构

里芬斯塔尔对电影节奏的要求是几近刻板的,“在一个电影中如何巧妙地分配各种不同的高潮起迭,这是至关重要的。紧张—放松—紧张,导演必须知道如何正确地更替。”①在《奥林匹亚》中,她严格地按照这种节奏来编排,利用张弛有度的关系形成情绪的动力。男子跳远比赛完美体现了里芬斯塔尔的这一剪辑理念。

这场比赛只表现了两个运动员,德国选手努次朗与美国飞人欧文斯。努次朗一跳成绩七米五四,欧文斯七米二四,努次朗二跳成绩七米八四,欧文斯七米八七,紧紧相扣的成绩让现场的气氛变得十分紧张。第三跳是最关键的。里芬斯塔尔让现场的声音变得极其微弱,并对努次朗的动作作了慢速处理,当裁判宣布七米八七的成绩时欢呼声响彻全场。德国的观众相互拥抱观众席上的希特勒也松了一口气,放松了紧绷的身体靠在座位上,但美国观众却变得紧张起来。现场又安静下来,欧文斯在准备他的最后一跳。镜头以平行的视角对焦欧文斯的侧面,极慢的镜头放大了每一个细微的动作:他右腿前屈左腿踮地,像是一匹跃跃欲试的马开始助跑。这时镜头切给了在一旁观察、神情凝重的努次朗,努次朗的身武汉儿童癫痫病医院,这里治疗靠谱体追随欧文斯转动再看时,欧文斯已经在空中划出了美丽的弧线。最后一个镜头,获得冠军的欧文斯面对镜头腼腆地笑着。整场比赛形成紧张——暂时的放松—一更紫张彻底放松的明显情绪。

我们可以在更大的结构下考察这一剪辑理念。以下面的段落为例
项目
创作特点
情绪
男子100米预赛与决赛
常速,远景多
激烈紧张
女子跳高比赛
镜多,仰拍多。
轻盈
男子铅球决赛
近景多,景深短
沉重感
男子800米决赛
出现长镜头,但依然有分切
平缓
男子三级跳比赛
以音乐为背景,速度越来越慢
男子跳远决赛
内容集中到两个人的对决
扣人心弦
男子1500米决赛
一个镜头记录整场比赛,出现影片开始
后最长的镜头
舒缓有力

这一段落形成了一个清晰的波浪式推进的小结构,紧张——放松——紧张——放松,并且相同情绪之间保持一种递进的关系。比赛现场总是激烈无比,而电影需要情绪变化和节奏的起伏,虽然每一个小项的比赛都会形成个小高潮,但他们在整体结构中承担的作用又是不一样的。比如男子铅球决赛现场对冠军的争夺也已经白炽化,它在段落中的整体情绪却是处于一个放松的状态,这种结果是由导演的艺术处理、项目本身的特点与结构的安排合力达成的。波浪式推进的结构在整部影片中都存在,它使得影片的情绪连贯而有起伏,并在起伏中不断衍进。

2.2.2拍摄手法
2.2.2.1创新运动摄影

《奥林匹亚》是以对运动摄影的独特贡献而被载入电影史的(此处是指对体育及其延伸出的运动类型题材的摄影)。在拍摄柏林奥运会期间,里芬斯塔尔与她的摄影师显示出强烈的实验性和探索性,他们对运动摄影的设备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技术革新。他们制作出可旋转出各种角度的摄影机支架转台建造了具有防震功能的摄影车;为了拍摄激烈的百米赛,摄影师汉斯·埃特尔研制了一种弹射摄像机,可以让摄像机在百米赛跑时能随着运动员一起朝前奔跑。最令人兴奋的发明是水下摄影。奥运会的水上项目相当多,他们研制了防水的摄像机,能在帆船、游泳和跳水项目中将摄影机近距离地对准运动员,捕捉最具感染力的画面

与设备的革新相比,对运动摄影表现方式的拓展显得更为重要,它使运动题材的影片在艺术上具备更大的可能性。为了使画面的背景干净利落以突出运动员的动作,里芬斯塔尔采取仰拍,她在跳高、跳远、三级跳和撑竿跳」场地的附近,以及100米赛跑的起跑和终点线的一侧挖了六个土炕,这些安排事后被证明是十分有效的。在拍摄马术比赛时他们将小型摄影机安装在马鞍上,拍摄马拉松比赛时将分量极轻的小摄影机套在马拉松运动员身上,这样拍出的镜头虽然摇摇晃晃,但却有着令人惊异的动态效果,马拉松比赛的镜头更是逼真地刻画了运动员在精疲力竭的状态下自我激励的顽强意志,地将奥林匹克精神的内涵呈现在画面上。

2.2.2.2追求陌生化效果
“陌生化”理论由俄国形式主义评论家维克多·什克洛夫斯基提出。他认为,“艺术的技巧就是使对象陌生,使形式变得困难,增加感觉的难度和时间的长度,因为感觉过程本身就是审美目的,必须设法延长。”①陌生化理论强调在内容与形式上违反人们习见的常情、常理、常事,同时在艺术上超越常境。里芬斯塔尔努力用摄影机为观众带来陌生的艺术体验。

<癫痫病怎么治疗最安全p> 光影构图影子是不真实的,但它又是真实世界的一部分,这正是里芬斯塔尔所迷恋的,她总是选择能让影子与物体本身形成结构关系的角度来拍摄。在表现铅球运动时,我们首先看到的是运动员沉缓移动的影子。在表现体操运动时,里芬斯塔尔也多次利用光影构图—身体是立体的,影子是平面的,两者结合形成另一个变形的空间。对光影的运用在射击比赛中达到了新的高度。当观众看到比赛的第一个镜头时,他们震惊了:声音是真切的金属碰撞声,画面却是两个影子的较量。里芬斯塔尔将影子作为主体,让观众体验了完全不同的视听感受,残酷的竞赛似乎变成了童年有趣的游戏。

变速摄影在《意志的胜利》中里芬斯塔尔经常改变拍摄速度营造自己需要的节奏,尤其经常使用高速摄影。在鞍马、吊环项目中,她多次毫无预警不着痕迹地改变拍摄速度,将倒立等需要控制的动作放慢,使运动员成为脱离地心引力的“超人”。高速摄影将一些转瞬即逝的细节放大,比如跳高运动员腾空的瞬间,马术比赛中人与马在跨越障碍时完美的配合,这种处理方式让观众获得从未有过的艺术体验

新奇的拍摄角度吊环比赛的第一个镜头是一位男运动员绷直的双腿摄影机以垂直的角度仰拍;八人艇比赛的画面是练习时将自动摄影机置于船舱底拍摄的,镜头变形严重;帆船比赛中,摄影机模拟低俯着的运动员的视角,从贴近水面的位置拍摄竞赛过程中的帆船。不同于《意志的胜利》中经典构图,也不再是沉缓有力的移动摄影,在《奥林匹亚》中,镜头的拍摄角度变得极其丰富,镜头鲜活而短促,画面也变得轻盈灵动。

2.2.3剪辑技巧
2.2.3.1叙事策略的戏剧性追求

美国纪录片制作者怀斯曼说:“我们拍纪录片和家创作不一样,作家是在进行一种新的发明创造(Invent),而纪录片工作者是在中分辨出(recognize)什么是真正有趣的东西,并使用非常戏剧化的形式表现出来。”①《奥林匹亚》是对1936年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忠实记录,同时也是里芬斯塔尔精心编排的一出戏剧。从第一场比赛我们就能看出导演对戏剧性的追求。解说:“今天比赛出场的第一位选手,美国选手卡朋特,犯规了。世界纪录保持者德国选手施罗德,47米22。塞尔维尔选手,48米77。…意大利选手欧贝卡,49米23。德国选手施罗德的最后一次机会,可惜又是47米93。美国选手路易斯·卡朋特,50米48,路易丝·卡朋特为美国夺得了这个项目的金牌。”世界纪录保持者表现平平,一开始就犯规的运幼员最后却拿下了冠军这令观众感到比赛是一个难以预料的过程,提高了他们的观赏期待。

任何一部影片,长达四个小时的时长都是对观众视觉经验的一种挑战仅有艺术性与真实感还不够,里芬斯塔尔通过解说预设悬念加强对抗,增强影片的紧张感:男子三级跳比赛中,日本选手野夫挑战美国世界纪录保持者欧米;男子800米跑决赛,两位黑人运动员挑战强大的白人选手;跳远比赛在德国选手努次朗与世界飞人欧文斯之间展开争夺;1928年奥运会冠军得主德国人汗得里克这次也参加了现代五项全能比赛的决赛,他承载了所有德国人的希望。此类带有“挑衅”色彩的解说在段落开始前就突出了主要使观众更快地融入赛程中。她还在段落前安排了一些点评式的解说,放大重要信息,奠定段落的基调:马拉松比赛是对选手最大的挑战;赛车是法国制造的他们经常在世界自行车比赛中获得冠军;马术比赛,是对人和马最难的测验。此类解说虽然总是简短无比,但却对整个段落起到提纲挈领的作用。

2.2.3.2自由黏合的时空关系癫痫治疗比较好的方法m>

《奥林匹亚》面对的是15天里上千个项目的比赛,内容多,时间长,如何能在保持内容完整性的情况下使影片具有紧凑完整的时空关系便显得尤为重要。为了实现这一目的,里芬斯塔尔不仅完全打破比赛赛程,并且将比赛过程自由剪辑,用不同的艺术处理方式将它们进行自由黏合。比如,在第二集中她运用音乐、慢速、解说等元素的不同组合对曲棍球、马球、足球三场球类比赛进行处理,令它们形成不同的风格,同时组成一个张弛有度的整体在曲棍球比赛中摄影机一直跟踪场上的战况,声音以球场上的撞击声为主偶尔加入解说员的点评,在比赛战成一比一平后,比赛结束在一场德国队球门前的乱战中。里芬斯塔尔对这一瞬间做了慢镜处理,但最后球进还是没进成了悬念。马球比赛的整个段落没有解说,没有比分,摄影机尽情捕提马球运动员在运动场上策马奔腾的英姿,观众只在轻松诙谐的声音声中听得马跨声四起。最后,球进了,但是跟比赛结果无关。接下来的足球比赛剪辑得相对完整。进场,开场,进攻,防守,失败,进球,解说员进行了全程讲解,观众的反应也得到充分展现。最后,意大利的胜利为这三场比赛画上了句号。这是在不同场地不同时间下举行的三场不同的比赛,导演在内容上找到相关联的点并将之进行艺术处理,使影片最后呈现出完整统一的时空感

时空关系的处理不仅可以是化零为整,也可以化整为零。这种手法主要体现在同类项目的比赛中。110米栏预决赛第一场用一个固定机位记录下来摄影机在位于起跑线附近的空中全程俯拍。第二场半决赛用慢镜头表现。提影机侧对运动员,以水平的视角清楚地记录下运动员跨栏的动作。14秒的比赛被拉长至50秒,观众可以更加细致地观察比赛,分秒必争的激烈氛围在慢镜头里体现得更加真切。决赛,首先看到的是两名种子选手兴奋不安的准备状态,然后里芬斯塔尔用正常速度近距离跟拍比赛。这是三场在同一场地举行的同一项目的比赛,却带给观众不同的时空感受:宏观的俯拍镜头使时间缩短,高速镜头和近景拍摄又使时间拉长,整个段落的时间发生了变形。在巴尔诺重点分析过的跳水段落中时空关系的自由黏合变得更具诗意。导演将运动员的动作分解成入水、起跳、翻腾、飞翔几个动作,通过简单的叠化技巧将空间分割成由低至高的不同层次,最后运动员仿佛脱离了地心引力,在一个时间停止的空间里永远飞翔

2.2.3.3用声音创造心理真实

电影节奏的形成是画面与声音结合的产物,但对于心理真实的营造,声音比画面的作用更大。与《意志的胜利》相比,《奥林匹亚》的声音运用(包括现场声和音乐)更加复杂也更加突出,所以这里重点分析声音在心理节奏中的作用

运用现场声创造心理节奏20世纪30年代录音技术还比较落后,只有在十分安静的环境下才能录到清晰的声音。在《奥林匹亚》中,除了希特勒在开幕式上的简短发言,其他所有声音都是事后配音:体育讲解、马的呼吸声运动员的跑步声、铁饼落地时的撞击声,以及为电影中的生动气氛起到渲染作用的观众发出的各种声音。里芬斯塔尔对配音的要求十分苛刻,不同声音从最轻到最强之间都需要有丰富而细微的差别。在《奥林匹亚》中,她像位技巧高超的乐队指挥师,将各种音响安置在各自对应的位置上,使影片节奏鲜明生动灵活。

八人艇决赛段落:
镜头号
内容
首先解说员介绍比赛队伍,裁判员发出“开始”指令,桨声骤起,观众的呼声渐渐升高。
桨声渐弱,在观众的呼声中解说加入,对赛况进行简单陈述环境声渐弱,在清晰北京癫痫的桨声中,运动员的口号声加入进来。
运动员的口号声越来越大,又出现了另一组的口号声,几组不同语言的口号声交织在一起。
5口号声与桨声同时消失,只有观众席上发出的整齐而激烈的呐喊声。
最后的阶段美国与德国争夺冠军,呐喊声再次成为背景,解说员用急促紧张的声音讲解比赛。
比赛结束,解说宣传比赛名次,观众的呼声渐渐落下,画面上精疲力竭的运动员瘫坐在艇上。
8在远远传来的掌声中,音乐响起,获得冠军的运动员在传递花环
这是一个可以放弃画面而用声音去感知的段落,导演用声音在观众心中
搭建起一场完整的比赛。段落中有几种声音元素:解说、观众的呼声、水声
运动员的口号、音乐。解说员的声音主要承担叙事功能,群众的呼声及群桨
击拍水面的声音用于渲染情绪,运动员的口号声传递最激烈的情绪。这些声
音元素此消彼长,虽然互为背景但依然主次分明,整个段落就像一首节奏鲜
明的小快板。

利用音乐创造心理真实里芬斯塔尔一直强调导演需要有音乐方面的天赋。在《奥林匹亚》中与她合作的依旧是《意志的胜利》中的配乐师赫贝尔·温特,他的音乐恢弘大气,被认为具有理查·瓦格纳①史剧的魅力。在马拉松比赛段落中,他们为我们创造了一个利用音乐构建心理真实的经典段落。马拉松比赛可以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出发。影片以恢弘的音乐开场解说员用沉低的声音说道:“马拉松比赛——运动员最大的挑战。”第二部分在清晰有力的主旋律音乐中运动员跑过了前面的21公里。第三部分,21公里至35公里的赛程中,许多运动员已经疲惫不堪,音乐时缓时急像是不规律的心律。第四部分,原本领先的阿根廷选手因为用力过猛而体力不支,日本选手后来居上。

最后的11公里根据音乐与画面的关系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几种乐器之间展示了交错中的和谐,主旋律依然清晰可辨。第二阶段配合疯狂摇摆的草丛的画面,音乐越来越高亢,最后几乎戛然而止。心跳样的低音鼓将观众引领进入运动员的心理世界。第三阶段的音乐是属于日本选手个人的心理交响乐。当画面开始聚焦日本选手的头部特写,舒缓有力的号声让人即刻平静了下来。随后激烈的小提琴和低沉的鼓声加入进来,配合画面中腿的影子和手的特写表现出运动员精疲力竭的状态。到最后小提琴的声音由高亢变得刺耳,节奏越来越激越,仿佛下一秒钟弦就将断裂,就像随时会停止的心跳,而间或响起的雄厚悠长的号声又像运动员心底坚定的意志让人觉得安稳。这是每一步都艰难的旅程,前进的每一米都是对自我的超越只有顽强的意志能把自己带到终点。在这种一紧一松的节奏中,马拉松运动员极度透支的状态和依旧坚定的信念被形象地呈现出来,自我激励、自我超越的奥林匹克精神得以感性地再现

与《意志的胜利》相比,《奥林匹亚》在创作手法上更有浪漫主义色彩开始追求夸张新奇的视觉效果,更加注意叙事的戏剧性和偶然性,表现出更加强烈的追求心理真实的热情。但是两者对主题的处理方式仍然是相同的即以寓言的方式阐释主题,以渐进的结构方式实现主题,总体上体现一种圣洁神圣的情感。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