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散文精选 >正文

隐在时光里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盛大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终于,把我打磨成最初的模样,没有了棱角,没有了张扬。在繁华的城市里学会了安安静静的,在人来人往中浮浮淀淀的里,静守花开。

那年,小四写,左手是过目不忘的萤火,右手是十年一个漫长的打坐,只是时间忘记了等我。流年里一路的走走停停,依旧是一个人的旅途荒凉,依旧是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心也慢慢的颓伤。明目张胆地穿梭在人海茫茫的街道,看不到熟悉的面孔,转身,又是一片苍凉。一辆单车,一个背包,空气里散发青的气息。邂逅如同一场初见,谱一阕新词。碎碎念过后终是选择了遗忘,只是,忘记了春秋,唯独没有忘记你的脸。你说,这是不是一个我们谁都没有想到的结局?

2010年,我十六岁。那一年是离异的第六个年头,你是在这一年闯入我的生活的。在此之前,我忘记了的味道,开始渐渐的习惯了黑色与,每天躲避着阳光生长,然而,就在这时,光亮来临,它刺疼了我的干涸的眼,灼伤了我枯萎的心。

“夏千紫,我叫许如年,你爸和我了,你就要叫我哥哥。”这个英俊的男孩站在我身边时,一股清爽之气迎面扑来。

“千紫,快叫妈妈和哥哥。”夏章站在我身后,看着我。( 网:www.sanwen.net )

“我没有妈妈,我妈妈不要我了,你不是我妈妈。”我对着这个陌生的喊了起来。

“怎么说话呢。”夏章一巴掌打了过来。

河南哪有癫痫病医院,这家医院靠谱>那一晚,我跑了出去,一个人在大街上晃荡。快到十点多时,我看到了那个叫蚂蚁的乐队。我喜欢这个由六个男组成的乐队,当重金属撞击着耳膜时,五颜六色的世界谁也看不清谁。我对着空气大喊蚂蚁。我想,我需要一个人牵着我的手在上面走,大步特走,一直走到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我想我要把所有的彻底丢干净,变成一个完完全全的好孩子。走到我累了,疲惫了,想睡了时,有一个人可以安静的靠一下,可是,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想。

我一个人蹲在马路上,双手抱着膝盖,看着梧桐叶一片一片地落下,我知道又一个离开了,眼泪摇摇欲坠时,心也开始颤抖。

她们说,我是一个极端的孩子,下天肆无忌惮的奔跑,里喝加冰的奶茶,喜欢一个人,会从暮色四合一路向北走到灯火阑珊,漫无止境的悲伤,冰冷入心。

她们说,我需要一个人一起生活。

“夏千紫,回家了。”身后传来陌生的声音。

我所期待的,是过眼不忘的温柔,我所期待的,是一个转身,就看到你的侧脸。

“夏千紫,你打算在大街上坐一个晚上吗?”

“许如年,你最好离我远一点。”

“那你和我回家。”

“与你无关。”我生硬的拒绝着与许如年的对话。

“好啊,那我陪你。”

许如年坐在了我的身边。,这一年的,格外的冷,瑟瑟的风吹过时,我开始发抖,许如年把的外套脱下披在了我的身上。

街边灯火迷离,我闭上眼睛轻轻的靠在他的身旁,脑海里出现癫痫病的预防措施那些父母在一起时的画面,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在很久,我是不会哭的,我倔强的不会让一滴眼泪流出来,也不会轻易让别人看出我的脆弱。

“千紫,你醒了?”醒来后,我看到夏章和许如年焦急的脸。

“嗯,我没事。”

“爸,你去忙吧,我看着千紫就好了。”许如年温和的说。

“恩恩,好的孩子。”夏章对许如年露出满意的笑脸。

出去后,许如年开始忙碌着收拾屋子,我看着他,突然发现他真的很懂事,很乖。

“如年,我要喝水。”

“来,慢点,小心烫。”

“我们出去转转吧。”

“好的,等我给你拿鞋子。”

我们走出屋子后,我带许如年去了蚂蚁乐队所在的地方。许如年说,他也喜欢摇滚,喜欢金属发出的声音。我承认,这一刻,我有些喜欢这个男孩子,喜欢他给人的安静,温和的感觉。

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了一年,不经意间已是2011年的开始。

2011年,和阿姨都非常忙。家里经常只剩下我和许如年。

犹新记得出事的那天。许如年是在早上接了一个电话后出去的。走之前,他给我准备好了早餐,给了零花钱让我中午自己买点吃的。我从中午等到晚上,还是不见他回来。第二天早上,夏章回来,告诉我,许如年在一家酒吧打工时,看见几个男孩子欺负一个,为了救那个女孩,而误杀了其中的一个男孩子。已经被警察抓起来了,可能会在监狱里度过很长的时济南癫痫公立医院间。

那段日子里,阿姨每天都是以泪洗面,夏章也在各地奔波找各种关系。

2011年3月,许如年正式被判为有期徒刑5年。

五年的时间,太过于漫长。2011年的我17岁,2011年的许如年19岁,正值年少。

许如年入狱后,我一直留在家里陪着阿姨。那段日子里,我和阿姨的关系也有了好转。阿姨告诉我,要学会原谅妈妈,也许,她当初离开 我和爸爸是有苦衷的。后来,在和阿姨的聊天中,我发现,眼前的这个女人已没有了当初的风姿,没有了当初的容貌,两鬓也长出了许多的白发。

2011年8月,我剪掉了长发,染回了最初的颜色,摘下了耳钉,鼻花,不再进娱乐场所,也离开了摇滚,开始了安安静静地高三生活。

如果说,就是一瞬间,那么,就是一辈子。2011年,即将结束时,夏章答应带我和阿姨去看大海。

里的那天出门时风和日丽,可是当我们到达海滩后,天空突然刮起了大风,海滩上的安全警报开始响起,这时,还有,还有一个小男孩在海边玩。我们都已撤离至安全地带。安全警报又响起了三次,夏章冲向了那个男孩,后来,渐渐的,海面恢复了平静,夏章和那个孩子慢慢的消失。

夏章,我最的父亲,我听到了阿姨歇斯底里的呼喊,我看到夏章在天空对我微笑。我搀起阿姨慢慢的离开了海滩。我知道,我该长大了,该承担起那份了。

2012年9月,我离开了那个让我梦魇不断的城市,去了外地上大学。当我站在异地的街道上时,心里有了莫名的轻松。因为陌生成都青少年癫痫医院,怎么样的地方,会给人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夏章离开后的第一年,我每天晚上都会听到刺耳的海啸声,看到父亲站在桌子旁边对我说话,可是,无论我怎么哭喊,他都会离我越来越远。

2013年,父亲生前设计的艺术品获奖,我代表父亲去领奖。父亲设计的是一个被托在掌心里的小女孩。后来的日子里,我回去收拾了父亲的书房,里面有父亲的一本笔记本,那是父亲记录我成长的,一页一页的翻过时,眼泪止不住的流动。

这一年,我陪阿姨去看了许如年,三年的时间,许如年苍老了不少,阿姨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流泪。许如年转过身后,又坐下,说了一句话,像一句祈求,又像一句不舍,他说:“夏千紫,以前是我照顾你,现在,就这一次,我求你,照顾好我妈妈。”

2013年末,我拉着行李,带着阿姨走在我生活了19年的城市的街上,突然间觉得这个城市太过于苍老,太过于沉重。

许如年,我不回头,我朝前走。我和阿姨回来,好吗?

夏章,2014年即将开始,你会不会还在天空中对着我笑。

许如年,如有机会,我许你地老天荒。

夏章,如果生死有轮回,那么下辈子,我祈求,你遇到一个很好的女儿,遇到一个值得你爱的女儿,不要在遇到我。

夏章,你看,有小孩在放烟花,你说,你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陪我看过一场烟花。这一次,会不会我们在一起看呢。

夏章,我想你了,你呢,有没有想我?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