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散文精选 >正文

梦魇之恋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盛大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某国西南处发生了一次强烈的。奇怪的是房子,堤坝都没有损坏。只是当地村民在地震中都昏死等他们醒了过来,什么还像原来一样。房子,树木,流水,街道,还是那么整齐。人们都以为做了一个。­过一个梦给我一个改变的,千年的消失。

科学家们也很不解,所以派出了一行七人的医护小组来到这个刚发生怪像的小镇。­

我就是其中的一个,那是我人生最后十五天的。­

记得刚到医院门口,大家都被震惊了。到处都是人,走廊,楼道都是临时病床。然而令人诧异的是大家看上去都是很健康的,没有什么生病迹象。他们还在大礼堂里给我们开了一个晚会,在晚会上我们自我介绍。他们欢迎我们的到来都拿出家里好酒好菜,有的甚至从家里把桌子都搬来了。就这样一晚,他们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只是把我们当成远方来的客人。他们很友善,这是我对们最初的看法,也是最的记忆。­

第二天当地医院院长知道我们是来帮助他们的,早早来到医院门口接我们。就一个劲拥抱我们给我们介绍这儿的风土人情,给我们送来了这里的特产。大家都实在太高兴了,以为这次扶助之旅就和会这么轻松的结束。­

忘了介绍我们七人小组,是由省医院里呼吸道,骨科,传染病专家组成,还有两个的护士,具体是队长战雷,骨科专家白风,呼吸道的研究生我林志,还有传染病的主任吴起,刘刚。还有两个分配的女护士刘情和张晓。都说像这样的任务不应该派女同志的,但为了那句话,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吗?除日常之外,我们五个大男的还要照顾这两个女,真的很累嗷。­( 网:www.sanwen.net )

这里是荒地的集合,一眼望去,只有几片黄黄的庄家地,上面还长着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大概是当地的粮食吧!反正没见过,我也问过,但当地人都模糊的躲开了。渐渐一种疑惑出现在心头。总觉得身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跟着但是猛一回头,却什么也没有。­

我再也忍受不了心中的疑惑,终于在一天中午休息时,借机溜了出来,来到了荒凉的空地,突然一阵风出来,吹歪了,发出查查的声音,只觉的两只脚在斗,现在怎么冷呢?天空刚才的太阳不知道去了那里,只觉的凉气逼人,挡开眼前的那种不知何名的作物,顿时一阵水雾模糊了我的眼镜,而后又是一阵查查声,接着后面才是一阵风吹过,没人知道里面是什么。我踩着悉做响的枯草,我向前走,突然我听到前面有声音,咯子咯子的,我猫着腰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眼前又出现了刚才的水雾,使劲的看着,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吃东西,我还以为什么呢?就在我想站起来打招呼的时候,我摸到下面有凸起东西,我好奇的翻开盖着的草,天啊,我差点没下晕,幸亏我是医生,不是第一次见,是一只啃着还有剩一点血的手骨,我努力平静,才意识到前面的危险,突然前面那个咯肢咯肢的声音消失了,一滴液体滴在我脖子上,我以为下了,用手抚掉,却发现有毫粘,突然我还听到一些喘气的声音,咯肢咯肢又在耳前出现,还有一点臭味,我抬头一声大叫,我往后面一倒,手上摸到的都是人骨,天了,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奇丑无比的人,他黑色的脸挣扎,眼睛凸起,向我走来,越来越近,我向后跑,不顾脚下踩到了什么,突然脚下滑了,我又摔倒了,他向前一跳,就落在我跟前,我大声呼救,只见他一只腿踩在我身上,这我才仔细看清楚了他的相貌,说他是火星人跟肯定有人信,我被他压住了,一点都动不起来,他的劲好大啊,只有一只脚,我就动蹚不得,他用他的舌头我,一阵阵臭味,我受不了了,用尽全身的力气,还是徒劳,他开始把头扭到我脖子的右侧,我知道,我死定了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到一声砰的一身巨响,觉得身上轻了好多,一阵风从我后面吹来,不知道是什么,但直觉告诉我怪物肯定走了。想睁开的时候,突然觉得头晕晕的;只看到一丝阳光刺入眼中,很快有闭上了眼睛。就这样我成了诅咒的木偶。

不知道过了多久,醒来时我安静的躺在床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咚咚咚……!外面传来大陕西中际医院癫痫科介绍厅里的钟声。我看了看手表,才十二点!不会吧!难道停止了吗?我记得我十一点五十吃完饭的,然后跑回了宿舍,大概也要五分钟吧!我记得我又出去了啊,怎么才了五分钟呢?难道刚才都是梦啊。我解嘲到大概最近鬼看多了吧!我安慰自己。我还是再睡会,却再也睡不着了,脑子里想的都是刚才“梦里”的事。我抽腿,准备出去走走。每次我都喜欢来个鲤鱼打挺,就在我向上抬腿的时候,右腿怎么这么疼呢?我掀开裤腿,青了一块。好像一个小孩子脚印,我摸了摸,不是太疼。凭着我在学校学习的经验,大概最近累了,有毫贫血所致,碰到什么东西留下来的吧!我虽然疑惑,但我是一个铁嘴好多年了,不有什么鬼怪的。

我走出了房门。前几天那种被人跟着的感觉突然就消失了。外面下起了雨,雨渐渐打湿了我的衣领,一滴滴血我我的头上流下来,很快我的白衬衫就变成了红色,我还是静静的看着,看着…… 那天我醒来,大家都贴心的照顾我,我心爱的白衬衫却不见了,但我很开心,因为张晓又给我买了件新的!后来才知道,我是怎么了。不知道那家毛孩扔了一个石头,不偏不躲的就砸到了我的头。如果不是不是有人及时发现,我还站在雨中呢?后来大家都笑我晕血,吓傻了。真的,其实我一点都不晕血的。在学校我还是勇越献血的,不知道原因,不知道。其实我那天真的就这么死了,那也是一种解脱。大概就是天意弄人吧!但我们并没有打乱,大家还是认真的工作。

直到有一晚的来临。那是十二的晚上,开始圆起来。当地村民告诉我这里有个节日,就是月圆之,大家都要熄灯,那天所有人都到小镇的西边参加晚会,由于没有篝火,也没有灯光,大家都只有靠着来看清眼前的世界。男女可以在这天找到他们的那一半。所以每到月中所有的人,不管你的身份,性别,年龄,所有人都会出现在小镇的西边。那儿是小镇最神圣的地方,好像是当地几千年的祠堂,但平时都很冷清,大概人们都在辛勤的劳动吧! 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也隐藏了好长时间,其实我还是单身,大概都是学上的,弄的这么老对象都没有一个,其实这次扶助之旅,根本就没有我的事,是我请求领导,说能给我些经验吗?领导经不住我的软磨硬泡,终于答应了,我真正的目的就是贴近张晓的生活,照顾她。他们都知道我喜欢她,可就是这个死丫头对我忽冷忽热的。所以他们建议我趁这个机会,把她拿下。现在想想,以前真笨,该打!那就是我第一次恋爱,也是我最后一次,她是我最爱的人,也却是我唯一杀害的人

然而在我对张晓发出猛烈的攻势时,我们都很担心,因为我们来了这儿十二天了,大家都没有人知道这个小镇到底遭遇了什么疾病。对他们的检测都是正常。这是不能用医学道理能解释的。 那天晚上我在电脑旁忙活着,希望能找到一丝线索,突然我的电脑的鼠标开始失灵,开始自己动起来。我一开始以为电脑中病毒了,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很快鼠标不知道动了什么,就有一哲报道出现在我屏幕上。报道里有几张恐怖的照片,等我稳下吃惊恐惧的面孔,虽然我不是一个铁嘴,但也不相信世界上有鬼,怀着好奇恐惧的,我仔细的阅读,看完之后,我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这时键盘自己开始斗动,很快屏幕上就出现了一行血红的字,准确来讲还在流血,我我看完之后,跌着撞着向外跑啊,出来时还打翻张晓刚送来的热水瓶,裤腿上还被烫到了,哪顾的上这么多啊,我拼命爬啊,爬啊,血又渐渐染红了我的白衬衫。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床上了,我迷迷糊糊的,看着莫名其妙看着我的人,我也蒙了,不对,我记得,我记得,我大声喊出来了,大家都很诧异的望着我,我告诉他们我在之前看到的那哲报道,就在云南那边,有发过类似的案例,在那个地方,人们受到一种特殊力量,白天村白天村民都在田里正常的能劳做,但就在一个月圆之夜的晚上,整个村庄的人们疯狂的杀戮,村庄里一片黑暗,一点声音都没有,这是邻村的人在第二天说的。那天晚上过后,整个村庄,没有一个活物,死了的人,脸色发黑挣扎过的痕迹,眼睛凸起,血流到嘴边就停止了,好像什么吸注了一样,脖子上都有一个牙印,深的能看见骨头,连动物都没有幸免,都像人们一样死去。听完以后,他们都笑了,以为我糊涂了,我对他们真的很无语,我西宁专业的癫痫病医院,治疗小妙招记起了那最后一行血字,一个都跑不掉,他们还是不相信,我真的快要疯了,这时我看到倒在地下的水瓶,摸我腿上的烫痕,我知道刚才见到的肯定是真的,我从床上跳下来,来到电脑前,翻看着电脑屏幕,真的没有刚才的那哲报道,我斗动鼠标的时候,一滴一滴血从数据线里流出来,这时,他们都傻呆了,木讷的队长先开口的,今晚大伙不要分开睡了,你们两个女的睡隔离,我们睡这儿,有事就叫一声,我们几个睡这屋,看看到底有什么,那个晚上就再也没发生别的事情了,我们都在害怕,害怕那个月圆之夜,我们也会…那晚上大家都没有好好睡。

第二天我们的队长决定跟院长请一天假,好好调查一下,天亮,大刚留下来帮助刘情,张晓照顾病人,因为他们是传染病的专家,可以处理一些特殊情况,我们离开了医院,队长觉得分头行动,找到原因可能性概率会大一些,小镇的布局很简单只有两个出口,一个在东面,一个在西面,为了便利的交通人们都集中住在一起,队长和吴起去了镇东的集市,住宅区,我去了镇西的道观,来的时候,就听当地人说,道观里住着几个老者,很受大家尊敬,还帮忙替大家看守着道观后面的祠堂,我在路人的指引下来到了,小镇最西边的道观,闪入眼帘的是一座三间大瓦房,虽然破败,灰色的古调,不缺一种神秘色彩,我心理想着这里面的人真会把握我的心理,我敲着里面的门砰砰……我敲着那灰里泛白的老门,期待着我能见到一个什么样的老者,时间还在过去,但里面还是没有一毫动静,失望的我打算离开时,吱呀一声,里面传来开门的声音,随着一种超脱世俗的口气,门没关,进来吧!我推开那有毫腐朽但散发着一种清香的门,给人沁入心脾的解脱,门渐渐的打开,一棵垂柳坐落在一口青井之上,在井栏上还题了几个打字,通灵解怨。收回视线,才发现坐在墙边石台上的老者,一件长袍,一双布鞋,长长的头发,一一撇刘海落在额前,想必年轻时的他必定是一个美丽的少男。手持着一杯清茶,在他的左手边还有一位老者,一柄木剑,用他深邃的眼睛看着我。我愣了好久,才意识到自己的无礼,不知道为何,从大脑潜意识我像他作揖,待我向他们解释我的来历和身份时,持剑的老者一句却差点把我吓死,你终于来了,前世的孽缘,躲也躲不掉。­

我怀着满脸的诧异,轻声问道,我们认识吗?­

他们笑道,孩子,你忘记那天,那一束光线吗?我记起来了,那不是梦,一切都是真的,我的头好疼啊,我蹲了下来,抱住头,叫唤着,拉扯着头上的头发,我在地上打着滚,滚啊,他们并没有去拉我。而是在旁边嘴里不知道在念些什么,我顿时觉得天昏地暗,渐渐的眼前就黑了,意识逐渐淡去。­

我慢慢的睁开眼,还是那种刺眼的光,我看着眼前的几个人,发现我的大脑好像多了些什么,但又不知道到底多了什么,看着他们亲切的面孔,好像他们就是我的长辈一样,我分不清楚我刚才见到的那两位现在在哪儿,可能是我太笨,也可能是他们太像了,一样的发型,一样的服装,一样的表情,我很好奇他们是不是有着一样的心,还没等他们开口,我先开口的,你们是谁啊,怎么我刚才怎么了,你们是这里的道长吗?他们对我的问句好像没有太在意,只是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讲好久以前,这住着五个道士,大家都相亲相爱,每天起来一起练剑,一起出去挑水,我打断了他们,观里面不有井吗?怎么还要出去挑水啊!那个年长的老者解释到,那井名作通灵解怨,里面关着许多为祸乡里的几个鬼怪,他们都是被逼的,所以我们决定不杀害他们,把他们困在井下,好让他们修炼,逐渐去掉他们身上的那股唳气,直至有一天,有村民反映在不远处的山上有一个女鬼,专在晚上化作迷路的,勾引过路的男子,然后吸走他们的阳气,我问道没有阳气会怎么样啊。他继续说,当人的阳气被吸了以后,只要不把吸干,人休息几天就会好的,但是那个女鬼为了修炼的进度,把男人的精元都吸了,很短时间里,就有好几百个过路人命丧在她的嘴下,官府也曾派兵去围搅,但都是没有人能活着回来,最后人们都不敢走那条路了,所以我们决定去把她给收了。­

我们悄悄的去了哪儿,樵装成过路的客商,那天晚上,我们在山里,果然在半夜的时候她来了,化作一位美丽的,来到我们江苏什么好医院治小孩癫痫身边,说她天黑迷路了,现在山里天冷,水气重,自己一个羸弱的女子想问我们能否收留她一下,明天早上,天亮,就知道回家的路了。那几个道士答应她了,她就睡在火边,待到她认为大家都睡着了,她趴在一个道士的身边,开始挑逗他,她吐了一口气,她脱掉衣服,开始与那个商人发生男女之事,当男的转身的一刹那,一道金光从眼前滑过,那个女鬼被光打倒在地上,这下子,其他几位道士也被声响惊起。他们见到这个赤裸的女鬼,开始也觉得不好意思,但看到倒在地上的五弟。他们联手用流星赶月阵法,由于没有五弟的青龙位,只是把女鬼,捉住了,他们决定把她封死在井里面,让她同其他鬼怪,一起修行,一开始,里面都是打斗的声音,还能听见女鬼的喊叫声,渐渐的,里面平静了,他们都以为一切又回到了过去。就在一个月圆之夜,还是这里的风俗,四个道士都出去玩了,只有那五师弟,因为身体不爽,而留在道观里,不知道为何,等到他们回来时候,观里面破败一片,井边留下了赤裸的五师弟,他们看到这样的场景都疯了,赶紧来到井口,扶起地上的五师弟,就在他们查看的时候,一只黑手从井里伸了出来,一会儿就出现在他们后面,想一掌拍死那四个人,就在这时候,他们五师弟醒了过来,看到了师兄背后的女鬼,用自己的身体挡了她一掌,顿时他的躯体化作一缕烟雾消失了,那四个师兄也被刚才那一掌给震伤了,但看到自己的师弟灰飞烟灭,他们全身充满了力量,和女鬼一起斗法,仅仅几天的时间,女鬼的法力,精进了很多,他们那是她的对手,很快没有青龙在位的流星赶月阵法就被破了,他们都被打倒在地上,就在时候刚才哪一缕青烟又会聚在一起,收手吧!晓晓!我不怪你,我是自愿的,放过我的师哥们吧!算我最后求求你吧!我知道是是白风对不起你,但是他们和你没愁,你还记得我为你写的那首诗吗? ­

柳断青山绕水城,半曲一萧愁煞人。

两岸菊残夜落花,情字一解是空归。

我喜欢你不因为他玷污了你,你却害了这么多人的性命,今晚我用我的去补偿对你造成的伤害。我走了,晓晓,好好活着。师兄你们放过她吧!我知道我的自私,我对不起你们。但这是我最后的请求,答应我吧!就这样他的走了,只留下一个石头,好像是他精元的化作.

不要!一声响彻云霄,惊天动地,我答应他不杀你们,但不是代表我放过你们,我要把所有的人都杀掉。月圆之夜,血的世界,没有人可以逃过,除了道观里那四个深受重伤的人。还有一个人躲过了这场死亡报复,那就是白风,一切因他而起,还是应该由他来结束。­

他们讲完了,我问他们你们就是那四个人吗?他们没有回答,只是脱下了上衣,亮出后背,上面用刀刻着,你们都跑不掉的。我看着眼熟,想起来,电脑上的那行血字,一模一样,记忆不断从脑海中涌现,我与晓晓青梅竹马,由于我家道中落,她的瞧不起我这个穷小子,不久白风就出现了,他是镇上白员外的唯一儿子,晓晓的父母看上了白风,想把晓晓嫁给他,但晓晓不愿意,就在那天晚上,我们约定在后山私奔,但被白风发现了,在山上,白风把晓晓给强奸了,我一个人在后山等了两天给都没见到晓晓,以为她,我也就的离开了,想谁能跟一个穷小子过一辈子了。直到我死前才知道那天晓晓被强奸白风玷污以后,晓晓为了我,一头撞在了树上,就死了,我前几天遇到的就是晓晓,腿上那个小孩子的脚印,就有了解释。­

那四位老者告诉我现在只有我能救这个小镇的所有人,上一个七星连珠的夜圆之夜,已经有了一个村庄的灭亡,那就是我看到的那哲报道,那她为什么要让我看到呢?不是我会阻止她吗?他们把我拉到一个供桌前,用刀子在我手心里割了一道口子,又用黑鸡写在一张黄纸上画了符咒。贴在我手上,他们就开始在我面前嘴里嘟嘟的念着,很快手上那张符不见了,手上却出现了一个道字,他们告诉我这是原本属于我的天眼,可以洞察一切鬼怪,还在桌子上的盒子里取出了一块石头,要我吞下去,可以保命。我按照他们说的,回到了医院,没有对任何人说出我今天的经历。­

晚上队长回来讨论今天我们发现的线索,他们都是一无所获,当问道我时,我疑惑的摇摇头,没有把今天的经历说出难治性癫痫病要怎么治来,这时候晓晓从外面进来喊大家吃饭,他们又开心的蹦蹦跳跳的吃饭,我却显的有毫,晓晓来问我怎么了啊,当她拉我手时,我却发现她的外表里有一个黑黑的烟雾,我知道了,她就是那个晓晓,那我的晓晓呢?我并没有揭穿她,因为我的晓晓还在她手里呢?­

就这样到了十五的晚上,又因为有七星连珠的天文奇象,他们都出去了,我假称自己感冒,不舒服,就在宿舍了,还有队长白风也在,她和她远在外地的女熬电话粥呢?没人知道今天会有事发生,今天早上,那几位老者托人给我送来一个贝壳,说只有在最危急的时候放在耳边,它会告诉你怎么做,一切都在晓晓意料之外,我没有出去,晓晓开始不高兴,我向她撒娇,终于把她骗出去了,只有白风是她的目标,我只要看好着我就可以抓住她了,解救我的晓晓!。

一切都在里,我就在白风的橱子里,一切都是没有人知道的!白风还在打电话,我在里面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只能听到声音,我想只要鬼一进来,我就可以捉他了,忘了介绍我已经有了五个人的法力,他们把毕生功力都附在那块石头上,现在又被我给吃了,所以我现在就是一个武林高手,一切似乎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其实在我背后还有一双眼睛,那就是白风,他也知道一切,因为他就是当年的白风。一阵风吹过,一点声音也没有了,我在耐心的,晓晓却出现在我的后面,一点一点的靠近,灯突然黑了下来,我只感觉突然一把手掐住了我的脖子,本能的我用天眼射伤了她。顿时一个小小的橱子变成了几块碎板。我倒在地上,却没有发现晓晓,我知道不好了,我跑向大门,突然楼道里的灯管都暴了。黑色的,没有隔壁灯光的映衬,医院里黑成了地狱就在宿舍了,还有队长白风也在,她和她远在外地的女朋友熬电话粥呢?没人知道今天会有事发生,今天早上,那几位老者托人给我送来一个贝壳,说只有在最危急的时候放在耳边,它会告诉你怎么做,一切都在晓晓意料之外,我没有出去,晓晓开始不高兴,我向她撒娇,终于把她骗出去了,只有白风是她的目标,我只要看好着我就可以抓住她了,解救我的晓晓!。我跑向大门,突然楼道里的灯管都暴了。黑色的夜晚,没有隔壁灯光的映衬,医院里黑成了地狱对了我知道,手术室有备用电源,我跑向那里,我不知道我要撞到了多少物体,流了多少血,但我知道只有可以阻止她,渐渐的越来越近,我却越来越害怕,不知道前面是什么,不知道我可以救谁,还是连我自己都救不了,我并没有犹豫,因为多一分钟,可能晓晓就没的救了。­

终于到了,我却听到了对话,是队长和晓晓,里面的灯没有开,我听到喘气的声音,你还是向以前一样美丽吗?队长说。那得谢谢你啊。我再也忍受不了了,我在门口想破门而入,此时灯却都亮了,我的脖子上湿湿的,阵阵寒风吹到我身上,还有滴答的流水声。就在开灯的一瞬间我发现头上挂着的队长,脸色发黑,眼睛凸起,脖子上的血正滴在我的脖子上。我吓的往后一坐,我鼓起勇气,去开门,一阵阴风袭来,看到赤裸的和晓晓怎么会这样呢?

突然灯又关了,四下里一片黑暗,只有窗外射入的月光,不清楚的和我不知道怎么办,突然一拳把我打在墙上,我什么都看不见了,因为眼镜被打掉了,神啊!我怎么会是近视呢?又是一脚我被踢到窗边,我的手被玻璃划破,流血了,发出点点光,我怎么把天眼忘记了呢?我努力站起来,闭上眼,凭着天眼,我找到了她,用桃木棍一棒打的她吐血,她从窗口跳下,飞向拥挤的人群,村民被吓的到处­逃散,哪是她的对手,她在人群钟挥舞着她的双手,血肉模糊,天地都是一股血腥味。

我也从楼上跳下,奔向人群,这时她停了下来,你杀不了我的,七星连珠,我将功力大增,哈哈哈哈,你救不了晓晓的了,和我同名,算她倒霉吧!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想起了那个贝壳,我把它放在耳边,听到那位大师兄说,天下苍生为己任,玉石俱焚。我知道了,我把丹田里的气化成一股,把灵石里的魔力融合在一起,我向她冲去,她看我想玉石俱焚,只喊了一声。不!就是一声巨想,她灰飞烟灭,晓晓也是,只有我游离于三界之外。

离开你很简单,可是与你相遇在那个梦里。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