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定格在记忆里的画面作文

时间2021-02-21 来源:盛大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定格在记忆里的画面作文

  在平平淡淡的学习、工作、生活中,大家都跟作文打过交道吧,作文是从内部言语向外部言语的过渡,即从经过压缩的简要的、自己能明白的语言,向开展的、具有规范语法结构的、能为他人所理解的外部语言形式的转化。那么你知道一篇好的作文该怎么写吗?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定格在记忆里的画面作文,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

  “咔嚓”,一声清脆的快门声响过每个人的耳边。相机里的每个人都穿着洁白的校服,脸上洋溢着青春的笑容,大家好像被定格在了那一天,那一刻。我多么渴望时间能够停留在那一刻,那样,我们就不会有离别。

  闷热的夏天,太阳烘烤着大地,反射出白光,有点刺眼。远处,一棵香樟树上,有几只蝉儿喋喋不休,树下的人儿却相对。太多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镜头拉近,四个稚嫩的脸庞。有一个脸庞上挂着晶莹的泪珠,坐她旁边的女生正抚着她的背,想说些什么,却迟迟没有说出口。

  “别哭了,我们唱首歌吧。”那个哭泣的女孩梗咽着说。两个男生便开始争执着应该唱什么,争吵声有点刺耳,与树上的蝉儿相得益彰。渐渐地,他们都静了下来,连鸣蝉也沉睡了。原来她在唱歌呢。虽然声音因为哭泣而有些发颤,但唱得那么婉转动听。从一个人唱,到四个人唱,声音越来越响亮,唱得越来越动情。我们脑海中似乎出现了这样一些画面:我们住在美丽洁净的乡村,随处可见小鸟做的窝,绽放的荷花,吃草的牛羊……安静的午后,我们几个正在一棵大柳树下,玩着我们常玩的捉迷藏、丢手绢、木头人……一曲唱完,世界静得出奇,遥远的乡村传来几声犬吠……

  “我们毕业了呢!”一个男生有点严肃得说道。他旁边的男生却忽然咧开嘴,笑了笑:“毕业了又怎样,我们还是朋友啊。”说着拍了拍那位哭泣着的女生的肩膀,“振作点!”说完他又做了个鬼脸。“噗嗤”,刚还闪着泪光的脸立刻绽开了笑容,两片薄薄的嘴唇在笑,长长的眼睛在笑,脸上那两个酒窝也在笑。从开始的一个人笑,到后来的四个人笑,我们在那颗香樟树下,笑得花枝乱颤,没心没肺。

  我们为什么笑?谁也不知道。或许是激动,或许是不舍,亦或是其他。以后怕再难这样肆意的一起笑了吧。

  拿着毕业照,我竟分不出哪个是自己,哪个是我所珍惜的人,是因为眼睛蒙上了透明的液体吗?闭上双眼,那天的画面还充盈在我的脑海。它定格在我的记忆中,成为烙印,无法抹去……

  此时月色照着我,银河中的几颗星星好像一只展翅的白天鹅,正在梳理着自己的羽毛,而我想你们了……

  静静地,老屋的一隅散发着油布香味的油布伞。那是奶奶生前最心爱的东西。它生于不知名的巧手,踏着七八十年代的意蕴而来,经过了千万次的撑开、合拢、缝补,终于,它静静地睡在这里,沾满尘月的气息。 记忆里的画面被晕开,渐渐地,色彩浓郁。

  小学四年级的一天,我跟伙伴玩游戏输了,必须要从家里面“偷”出一样宝贝供大家赏玩。于是我想到了那把淡青色的油布伞,奶奶一直把它悬在屋梁上,那一定是个宝贝。我因为个不够高,只能踮着脚尖踩在长板凳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把伞小心翼翼地取下。伙伴们好奇地端详着它:淡青淡青的油布,饰有金色莲花,竹伞柄油绿油绿的。真是个好宝贝!我们把伞开了又合,合了又开,还在伞底下像个陀螺似的开心地转……

  结果,事情还是败露了。

  奶奶闻了闻伞的气味,皱着眉头说:“哎――留不住了!”一声长长的嗟叹,让我心底瞬间发麻。

  后来,奶奶不再像从前那般吝惜这把漂亮的油布伞了。起初,我对这一变化非常好奇,慢慢地,又习以为常了。上街的时候带它,遮阳挡雨的时候带它,我在奶奶为我制造的一片小小阴凉下走过成长。

  我曾经天真而好奇地问过奶奶:“奶奶,朝阳哪家医院看癫痫好那把油布伞好漂亮啊,你为什么不撑呢?为什么呢?不然你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美丽的人!”奶奶有耳疾,想必没听清楚我的话,可她还是舒展着皱纹笑了,继而望向背后的老屋,一片寂静,似乎凝望着什么永恒的东西,眼角一下子变得湿湿的。

  奶奶在凝望什么呢?长大后,我才明白,那把伞寄托着奶奶深深的眷恋,眷恋着过去的事物,也眷恋着过去的人。

  时光荏苒,转眼已是物是人非。奶奶走了,把那把古色古香的油布伞归了我。然而当我真的手持那把曾经梦寐以求的,高高悬在我手触及不到的地方的油布伞时,内心竟生出一点哀怨和凄凉――如果当初我不轻易打开,或许就能让爷爷残留的气息多停留一秒。

  现在,那把伞也被我放在了别人拿不到的地方,我也对它吝啬起来,因为那儿,也有了我的眷恋。每逢淅淅沥沥的下雨天,我就会想要再一次端详它,沿着回忆的方向寻去时,定格在记忆里的画面是那么色彩浓郁。

  雨中一切模糊不清,唯有那质朴却又无可替代的身影清晰映在脑海,风雨中那遮风挡雨的身影是谁?――母亲!

  ――题记

  “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菜池塘处处蛙”转眼间这多雨的“黄梅”又到了,整天里下个不停,将一切都笼罩在这烟雨之中,模模糊糊看不分明,却又多了这样几分幽静的美。

  “惨了惨了!又是红灯!要迟到了啊!”我跻身公交车上,不住低头看着表,再抬头焦急的看看窗外,清早就是一场淅淅沥沥的雨,城市的每个角落都被笼罩进来,可我却也无心观赏,谁让我还要上课啊,真是急死了!又一次环视,目光却停在了一对母子身上,久久注视。

  车外,人人都打着伞匆匆忙忙的奔波,要不就干脆找家小店,停下来避一阵,唯有那对母女,骑着一辆纤巧的自行车,母亲紧紧抓着车把,眉头紧锁,头发全都湿了,雨水顺着头发,衣襟混进雨水里,流淌下来。她弓着腰,一下一下狠狠地蹬着车子,意图想要加快速度,怎奈儿子却拿着一把花伞,用两个手摩擦转了起来,脸上全是欢愉的笑,咯咯的笑出了声,身体摇摇摆摆,更是加剧了负担。

  绿灯亮了,车子又开始缓缓前行,风刮了起来,吹歪了雨丝,我贴着车上的玻璃回头看那对母子,刚好是逆风而行,风里夹杂着雨刮在那位母亲的脸上,她却也顾不得去擦一下,背弓得更厉害了,迎着风,脚上又加了一份力,使劲向前奔去,身后的儿子仍开心的转着伞,,丝毫没有一点想要给妈妈们打一下的样子,不用猜,他们肯定只有这一把伞,母亲毫不犹豫的给了儿子,却又担心他的安危,就连让他给自己打一下伞这样的话都没提吧。

  雨水冲刷着周围的一切,也毫不留情的拍打着她们母女,车速渐渐的加快,渐渐消失在了月水之中。却在我心里越发的明晰。

  回想起小时候来,妈妈也曾带着我四处奔波随着上课,今天这样的事隐约之间记起小时候似曾也有这样的场景,还记得有一次,妈妈在理发店里染着头发,自言自语道:“老了,老了。”家里摆着他十几年前与爸爸的结婚照,上面的她是那样的年轻、美丽,与现在简直是判若两人,记的考试成绩不好,她看上去比我还着急的多;记得发烧时,她整夜不曾合眼,想起这些,心狠很抽动一下。

  雨中的朦胧。雨中的明晰,都已深深定格在我记忆之中,挥之不去。

  残败的叶子赖在窗棂旁,干瘪、没有生机,连同那骤起的冷风,我的思绪不由得飘向了那个,属于生机,带给我感动得日子……

  “姥爷,快点”,我一脚门里、一脚门外,靠在门框边催促着姥爷,姥爷则不紧不慢的抿了一口茶,右手提着一捆枯的发黄的细竹竿,左手拿着那略带锈迹的铁铲,出了门。

  “多多,今儿我们才算给这葫芦苗,找个长久生活的地儿。”我似懂非懂的应和着,点着头。我连蹦带跳的溜到花坛边,搬起那盆长势正旺的葫芦苗,小心翼翼的挪到姥爷窗下。只发育不良造成的癫痫好治吗见姥爷用双手蹬着两条不利索的腿,轻轻蹲下,取过我手中的小铲子,轻轻地翻了几把土。慢慢的将竹竿插了进去,将枝头和窗下的竹竿用塑料条绑在一起。

  我拿过那几只剩余的竹竿,开始学起姥爷将竹竿插进土里,姥爷轻轻蹲下,黝黑的手攥着竹竿缓缓下落,将竹竿插到土里。姥爷拿着绑绳将葫芦的藤苗绑在竹竿上。“呀!”我不禁叫出了声响。姥爷转过头似乎看出了我对那柔嫩的'葫芦苗不舍。“臭小子,记住了,直溜的苗才有精神,得用绳子绑住它,它的天在上边。”夕阳下,我和姥爷的身影越拉越长。抬眼看,葫芦架上,向上窜长枝叶的片片阴影落在我和姥爷脸上。

  “姥爷,姥爷,葫芦长出好多呢!”我冲进家里说,“姥爷,快出来看葫芦啊”我转身冲出大门,跑到架子下面,头顶上那令人向往的绿色映进我的眼睛,耀得我眼中泛起了淡淡的涟漪,纤细的葫芦枝顺着支好的枝子爬到了窗前,枯黄的竹竿在葫芦枝翠绿的映衬下,仿佛也焕发了色彩,窗前的葫芦枝有的向上,有的向左,有的向右,有的仿佛是在寻找什么转了一圈继续爬,有的在原地一圈圈痴痴的盘旋,是在等待着什么,看着眼前的画面,出了神……

  宽广的大地有它紧紧稳扎的根,头顶的蓝天是它永远在追寻的高度,那站得溜直的身躯是它身姿的精彩。为何姥爷移栽葫芦苗喊上我?原来,他是希望我,每一步的前行,都要有高在云端的梦想、那紧抓大地的根和挺起胸膛面对远方的自信啊!那只只葫芦不就是我今后成功的象征吗?

  凝望窗前那片干枯的葫芦藤,找它只有在记忆中的童年里,感恩曾递给我的感动……

  人生之中,总有一些事即使经历岁月的消磨也会在心中留下一个永恒的印记。

  望着窗外,芬芳满地,白云悠悠。几声鸟叫让人一起无限的遐思……..

  酷日当头,炙热的阳光不断烘烤着大地,而此时的我,正在参天大树下寻求短暂的清爽,树林就似一道天然的绿色屏障。阻挡了阳光的去路,不是几道阳光透过树叶,散发出亮丽的光辉。突然,一声若有若无的鸟叫传入耳中,我缓缓向前走去,树叶也因此呼呼作响。拨开一层层的树叶,看到了隐蔽在树叶下的生灵----一只鸽子。我定眼一看,洁白的鸟羽中惨杂了数丝血迹,断掉的翅膀中隐约沾有昨夜的露水,小巧的眼睛透着无尽的哀伤,让人心生怜惜。我快速的将它抱起,一路狂奔,汗水浸透了衬衫,我却毫不在意,而心中也飞速盘算着:“这只白鸽乃是上天赐给我的,体内定含有惊人的力量或者某种血脉之力,我会向所有动漫中的主人公一样,一飞冲天,开始自己的传奇人生。

  时间就似一条小溪,一瞬即逝。就在那只白鸽在我家养伤时,我把它放进了鸟笼里,外加一把铁锁。而我也日日手提鸟笼,在朋友们的羡慕的眼光中获取短暂的自豪与优越感。日复一日,当我正要再次手提鸟笼去朋友家造访时,却看到又有一只白鸽站在笼外,而我心中在惊讶的同时又有略些的惊喜,若是我抓住这只白鸽,岂不多一只白鸽,这只白鸽虽与笼内那只在体型上略有差异,一大一小,而且神情惊人的相似,正当我考虑如何将这只白鸽也收入营下时,一声清脆的鸟叫打断了我的思考,却发生了我一辈子难以忘怀的画面:“只见那只白鸽缓缓靠近拜鸟笼,凭借小巧的嘴狠狠地撞击向铁锁,一次次,小巧的嘴布满猩红的血迹,黑色铁锁上的血滴顺势而下,啪嗒一声,我在那只白鸽惊异的目光中打开铁锁,望着两只白鸽渐行渐远,消失在无边的天际之中。

  或许,这就是母爱……

  “哎呀,好无聊啊!”一句话打破了安静的局面。那天我们的父母都不在家,外面又下了雪,天气很冷,又不想出去玩。我们三个人聚在客厅里,在想玩什么,可迟迟想不出来。扑克牌玩够了,电视又没好看的,聊天也没话题了,只能坐在那里磨时间。一个朋友提议:出去堆雪人,打雪仗。可外面天气太冷了。

  时间像流水一样哗哗流去,我们终于磨不住了。“行了,穿上棉袄出去玩去喽!”一下楼,啊!屋里屋外的世界果然不一样:外面湖南哪些癫痫医院好白茫茫的一片,犹如给大地穿上了一件洁白无瑕的礼服。美中不足的只有那一趟趟脚印和车印。哗……我们开工了!开始滚雪球。在滚动的过程中,我们有说有笑,还不时互帮一下。我们的手虽然冻得通红,可脸上挂着的却是灿烂的笑容。

  半个小时以后,终于滚完了,属我滚得的最小。我在修饰我的雪球时,一转身几个小雪球从天而降,打到了我的脸上,让我顿时分不清东西南北,好不容易把雪弄下来,眼前呈现出:两个顽皮蛋的脸上挂满了得意的笑容,耳边听到的是哈哈大笑。“哼!”我生气了,我从地上抓起一大把雪,用力朝他们的脸上打去,没想到堵住了他们的嘴!“哈……”轮到我笑了。咚咚咚……一场激战开始了,咚咚声连着笑声。不一会我们都累得气喘吁吁了。我们坐在自己做的雪人上面休息,还不时神经质地哈哈大笑。

  咚……

  一场激战又开始了,熄灭的战火再次点燃,时间很短,但战火特别激烈。

  “某某某快点”我又有了新“任务”――建堡垒地基。就这样,我们忙得不亦乐乎!黄昏时我们才建完。吃过晚饭后,我们每人又各自拿一点零食,到自己露天“家”去看看星星。寂静的夜晚只留下我们的欢笑声……

  这一天,一个个快乐的笑脸,一幅幅开心的画面,深深地烙在我的记忆宝库里,这是我一辈子的宝贝!

  匆匆岁月,日月如梭。沐浴沧桑,终成坠落。记忆,穿梭在紧捂记忆瓶口的指缝里。悄然,一点点离去。回忆,流失在岁月的沙土中。默然,轻轻地散落。

  “卖糖葫芦嘞――”撒满阳光的大街上又响起了熟悉的声音,听到这声音我便急忙搬个小椅子,磕磕绊绊地来到大门口。街坊邻居们都紧拥过来,喊着:“给我4串熟的!”“我要生的”……

  小时候,我不喜欢吃山楂,妈妈总会拿两块钱给我买五毛钱一串的山药豆子。卖糖葫芦的从自行车后面的箱子里拿出一只破碗,三个色子。这时,我就拍着手向爸爸喊:“打转转喽!打转转喽!”爸爸总会一脸兴奋,抓起三个色子,放在手里摇一摇,一下子扔进破碗里,只剩下色子在碗里打转。

  忽然,色子停住了。我手舞足蹈地猜着:“5!6!5!”卖糖葫芦的笑着递给我一枝山药豆子。吃着爸爸的战利品,我更加得意。不知哪儿来的高手,帅气地一放,便停住了一串令我惊奇的数字:“6!6!6!”我惊得睁大了眼睛。众人也都欢呼起来,高手从中摘取了六枝糖葫芦,接着被周围看热闹一哄抢个精光,接着又一轮,众人屏住呼吸伸长脖子盯着地上的那只碗,高手又抛出清一色的“6”,众人更加高兴,六枝糖葫芦又一哄被抢,何方神圣?岂是东方不败?还是喜羊羊神手?666的几率很小,小的渺茫。看来卖糖葫芦的今天是遇到高手了,一连几次,靶子上的糖葫芦已经稀疏,“不多了,不多了……”卖糖葫芦的红着脸摇摇头,在众人的欢笑声中悻悻地走了。

  记忆中总是春天,一辆载有糖葫芦的自行车;一个男人在众人的围观下蹲在地下打转儿;一个女人靠着一棵高大的树,笑得一脸灿烂;一个女孩,手拿几串山药豆子,蹦蹦跳跳的给爸爸加油助威,笑靥如花。

  风吹雨成花,时间追不上白马,你年少掌心的梦话,依然紧握着吗?我又怎么会忘记,那永驻我心的一幕,那定格在我记忆中的那一画面。

  我和她也是好久不见了。记得在六年级时,我和她都许下承诺,每到放假都要见上一面。但我们都失信了......以前觉得六年级十分漫长,仿佛有用不完的时间。但离别点醒了我,让我知道什么叫珍惜。

  那天,我还像往常一样拉她去学校的林荫小道走走。一路上,我一直在抱怨时间怎么过得这么慢。她一直低头不说话,静静地听着。我见她不说话,佯装生气地凶她说:“怎么不讲话,我哪儿惹你生气了吗?”她摇了摇头,神色非常凝重,仿佛有千言万语同我说。我眼睛死死地盯着她,怕她说出我心中害怕的事情。“我要转走了......”她刚说完,我就吼她:“不是说要一起上初中,为小儿癫痫有什么症状什么要骗我?”她摆了摆手,语无伦次地说:“我也是不得已,我妈她......”我一脸不耐烦地说:“别说了!也别找理由来哄我,你去你的好学校!留我一个人在这儿,行,再见!”我十分生气地头也不回的跑开了,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想她因为这个而留下来。自从这件事发生以后,我开始躲着她,避着她。生怕她跟我说她一定要走。我几乎天天在想,如果她一定要走我该怎么办。我走到了那我们常常走的那条林荫小道,风轻轻吹着我的脸,吹走了那没完没了的烦躁。

  这时,班上的同学叽叽喳喳地坐在椅子上说些什么。我闲着没事干,走过去好奇地问:“你们在说什么?”同学似乎被我突然出现吓一跳,缓过神答道:“就那个跟你玩的好的朋友,今天她妈来这里闹,拉她办转学手续......”听到这儿,我回想起,那天她似乎说她母亲怎么样......我连忙跑向校门口,一路上许许多多的人转了很多次弯。终于气喘吁吁地到了校门口时,早已没有了她的身影。我无助地蹲在地上,抓住那小小的救命稻草,希望她像小说写的那样,突然出现......但那终归是小说。我不该冲她发脾气,更不该躲着她,我亲手毁掉了我与她离别前的时光。我想你回来......

  寒风吹过,定格的画面不会破碎;雨打日晒,定格的画面永不泛黄。岁月流逝,定格的画面仍旧鲜明,于记忆中久存不去。

  一,生死一瞬

  20xx年某日,七月的毒阳烘烤着高楼,两岁的孩童耐不住酷热,从11楼的窗户里爬出来,邻居搭救失败,使得孩子从窗内跌下。顷刻间,一切静止了。太阳仍旧是那么毒,路人停在楼下,瞠目结舌,面面相觑。孩子下降的速度越来越快,或许还有几秒种就要落地了,耳边传来搜搜的风声,夹杂着令人心痛的哭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只两个保安跑来,在楼下叫喊着。死神的脚步近了,孩子已哭不出来。

  什么声音也没有,或许也就差两秒钟,最不希望的事就要发生了。不,没有,嗒,嗒,嗒的脚步声传来,一边是甩掉的高跟鞋,一边是扔下的菜篮。最后一刻,是她,吴菊萍,闯进人群,用手接住了孩子。这一瞬,在我脑海中定格。

  二,永久的姿势

  几分钟前,暮春的柳条还在拍打着鳞次栉比的大厦。校园内飘来孩子们琅琅的读书声,和往常一样,和蔼的教师走上讲台,开始讲课。柳条仍在拍打,可它没有料到――几分钟后,地动山摇,大地发怒了,狂烈的摇晃着身躯,那柳条随着柳树倒在高楼下。琅琅的读书声化作了长串叫喊。几天后,大堆的瓦砾被抛开,露出了这样一幅画面:一位老师,谭千秋,双臂伸平,身下护着的是4个孩子,而他的后脑被石头砸的严重凹陷。这样的姿势令全场震惊,没有人说话,消防官兵为之感动,老师的学生为之落泪,时间为之定格,它深深地留在我记忆中。

  三,76秒

  11点39分24秒,一个块状物体,穿过挡风玻璃,击中吴斌腹部。吴斌先用右手捂住腹部,挣扎着将右腿伸长,踩住刹车;

  39分52秒,吴斌解开安全带;

  39分55秒,停车,左手拉手刹;

  11点40分05秒,非常想努力站起来,告诉乘客注意安全。

  最终,倒下。

  这一段录像,资料,定格在我心中。

  ……

  这一幅幅画面,无论是吴菊萍那最后一刻的双手,还是谭千秋那美丽的姿势,或是吴斌76秒的坚守。他们都永不会变,永远的定格在我记忆中。即使是心灵在世上屡受打击,他们也会让我记住,人间处处有真情。

【定格在记忆里的画面作文】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